歡迎您閱讀華匯建設網文檔
文章標題: 李松——找的就是感覺 發表時間: 12月27日 閱讀次數:475

閱讀選項: 自動滾屏[左鍵停止]
 

 


李松——找的就是感覺

                通訊報道員:毛偉芳(綜合部) 代秋生(華匯巖土)
   

   [歲月]
  印象中,李松并不是一個感性的人,可不知怎的,在采訪中卻時時感受到李松理性之外感性的一面。比如當初因為理念上的沖突,他辭掉了有色副局長的寶座下了海;而在承包的公司搞得正紅火時,因為華匯領導的盛情相邀,又帶著全部家當毅然加盟了華匯。之所以選擇華匯,用他的話說,要的就是華匯那種做事業的感覺。
  而這一切,在某種意義上是基于他那說簡單又不簡單的經歷。說簡單,是因為他作為文革以后入學的第一批畢業生1981年自桂林冶金地質學院地化專業畢業后到1999年下海,一直在浙江有色地勘局工作;說不簡單,是因為他在有色,曾歷任浙西山區技術員、礦區技術負責、物探隊分隊長、生產技術科長、調研室主任、二大隊支部書記、計劃財務科長、二大隊隊長、紹興工程地質勘察院院長、局長助理兼局辦主任、副局長等職,差不多是二年一個臺階。而在此期間,他先后就讀了昆明理工大學企業管理、中央黨校經濟管理專業在職函授、系統內工商管理碩士班,通過學習對企業管理發生了濃厚的興趣。在1993年事業單位企業化管理以及“一業為主、多種經營”的大背景下,時任隊長的他率領700多號職工一舉奪下了系統100多家單位綜合指標第三名。
  也許是個性使然,也許是緣于心底里對做管理、做企業的某種情結,讓李松在2000年很有個性地下了海,隨之又在2002年12月加盟華匯。

  [對話——從辭官、下海再到華匯]

  采訪者:我們還是從2000年,你離開有色地勘局談起吧。我們知道你自學校畢業后一直在有色地勘局工作,為什么當時會舍棄副局長的官位毅然下海?
  李 松:我想主要還是性格上的原因。我自認為是一個個性耿直、脾氣急躁、思想開通、隨遇而安的人。對我來說,水泡飯是飯,燕窩魚翅也不過是飯。所以當環境與理念發生沖突,我突然覺得這樣的環境已不再適合我,于是我就選擇了離開。因為我覺得條條道路通羅馬,我自認為還有點能力,再加上一些努力,應該還是可以做點事的,并非只有從政一條路。
  采訪者:辭去公職后,聽說你跑去做生意了?
  李 松:是承包了有色下屬的一個公司。想著不當官了,就合法地掙點錢。當時給自己定下了一個三年目標:第一年賺下從學校畢業到辭職這段時間的錢;第二年賺下從辭職到退休的錢;第三年賺下退休以后的零花錢。結果三年不到,目標實現了。就在這時,因為華匯巖土原來的總經理年紀到崗要退休,應華匯領導的盛情相邀,同時也有感于華匯良好的體制機制,覺得在華匯自己應該能做點事。于是,在2002年我來到了華匯。

  [對話——新的事業、新的起點]

  采訪者:一般來說,新官到任多多少少總要燒點火,走進華匯巖土后你是怎么燒這第一把火嗎?
  李 松:也不能算是燒了什么火吧。因為當時的華匯巖土剛從華匯母體剝離出來不久,攤子小,人員不過十來個,基礎比較薄弱,一年的勘察費大約200、300百萬。而董事會給我的要求是在幾年之內把華匯巖土做大做強,這做大做強靠誰,必須靠人,靠整個團隊。我覺得,市場競爭是一個群體與另一個群體的競爭,要想在市場競爭中獲勝,團體的綜合素質必須在其中體現。所以,到任后我首先針對管理上存在的一些問題對管理模式作了一些調整,從上至下實行技術、市場、生產分塊管理、各司其責,分工協作,鼓勵發揮群體積極性;此外,針對原來干私活嚴重的現象,明確規定:凡公司員工,一律不準干私活。因為,我覺得干私活表面上看是小事,實際上對企業凝聚力、內部工作作風危害性極大;作為企業負責人,在位就應盡其責,應盡可能避免個人私利。所以對這一點,我首先要求自己和班子成員能做到公私分明。從現在的情況看,應該說,在班子成員的表率作用下,公司的向心力得到了極大的加強。
  采訪者:走進華匯,對你而言是一個新的起點,在開創事業的過程中,您遇到的最大的困擾和困境是什么?又是如何“輕舟越過萬重山”的?
  李 松:正如前面所說,由于我剛來時,華匯巖土還是個才從母體剝離出來不久的小公司,各方面基礎還比較薄弱,所以感覺到問題不少。最主要的問題有兩個:一是人員問題。綜合素質高的技術人員不多,經營人才缺乏。這一點使公司產業鏈延伸和外地市場拓展很受制約;第二就是資質上的制約。公司目前為止還是乙級資質,根據資質管理上的有關規定,專業類乙級工程勘察單位只能承擔中、小型工程勘察項目,這使公司的業務拓展很是受限,一些大型項目只能通過合作。所以,在技術力量、技術裝備等軟硬件已具備的條件下,我們首先考慮的是把勘察資質升上去。至于人員方面,應該說,這兩年通過引進和內部培養相結合,人員素質、人員結構得到了極大的改善。其中,僅2003年一年,我們就引進了兩名勘察專業高工,同時招聘了幾名高素質的畢業生。對一些年輕人,我們通過內部質量例會、技術交流、以及項目中壓擔子的形式使其得到快速成長,一些比較出色的已經可以外派至外地辦事處獨擋一面了。
  采訪者:我看到數據:華匯巖土二○○三年完成營業收入412萬元,和上年比取得了較大增幅。作為總經理,在短短的一年里,您是如何讓企業做到的?
  李 松:在二○○二年底我們曾制訂了一個三年發展目標,根據目標,三年內人員規模要達到40人,其中,工程技術人員占60%以上;產值規模達1000萬左右,其中2003年產值目標為500萬。實際上,2003年如果把巖土施工加進去,可能已突破1000萬了。而這個成績的取得,應該說是建設形勢好+管理基礎加強+全體員工共同努力的結果。我覺得,一個單位其實就像一艘船,要想船跑得快,必須靠大家齊心協力,共同來劃漿。如果有人倒漿,有人不劃,勢必會影響船的速度。所以,在年初,我們首先在對管理模式調整的基礎上對分配機制進行了調整,如對一線工人采用鉆(靜探)米含量工資制,一線技術人員采用基本工資加萬元產值含量,公司領導及中層管理人員年薪制,一般管理人員月薪加年終獎,目的是明確職責、責任到人、激勵并行。同時在資源上進行了擴充,包括技術人員的擴充及外部協作隊伍的建立,以及鉆機、靜探、土試設備等的擴充,使公司的生產能力得以擴大。在市場拓展和業務拓展方面,我們主要是在立足紹興市、縣老客戶的基礎上,積極開拓周邊地區業務,目前已輻射到新昌、嵊州、海寧和寧波等地。同時,公司在做強勘察的基礎上,還著手開辟了巖土治理(基坑開挖、邊坡治理)業務,使公司在業務上有了一些新的經濟增長點。
  采訪者:現在是中國建筑的“黃金時期”,但今年以來受到政府土地政策的宏觀調控,可能會對勘測行業產生一定的影響,您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?
  李 松:市場起起落落是一個客觀規律,勘察市場永遠像去年一樣也不太現實。盡管市場有所回落,實際上市場這塊蛋糕還是不小,關鍵是要用自己的優勢去爭得市場份額,否則市場再大也沒用。從上半年情況來看,比去年還是有所增長,預計全年能實現800萬產值。實際上現在還有一個影響比較大的問題就是收費問題,現在勘察市場的收費實在太低了,只有設計的十分之一。紹興市場本來就小,許多私人勘察企業的崛起、過度的惡性競爭導致勘察市場從稀飯變成了米湯。企業要生存、要發展,一方面是練內功,另一方面是必須走出去。
  采訪者:針對公司目前的發展情況,聽說你正在考慮一些“動作”,能否事先透露一下?
  李 松:也沒有什么,只是根據這兩年的發展,我們有一個遠景構想:用三—五年時間,成長為地區行業比較強,手段配置比較齊全,管理技術水平較高,產值規模達3000萬、人員規模為50—60人的綜合勘察企業。為此,我們正在以此為綱,布局設點。如在力求勘察主業發展的同時,向巖土工程設計、監理、施工、巖土治理、測繪、監測延伸,力爭把產業鏈做長;同時以紹興市、縣為據點,向新昌、嵊州、寧波、慈溪、海寧等地拓展,其中,海寧辦事處自今年成立以來,已完成產值50萬,目前,我們正對寧波、慈溪市場加強關注。當然,這里還有很重要的一點,就是集團的集整優勢和支持平臺。我們希望,隨著集團的正式成立,集團與成員單位的信息傳遞、資源共享的機制能真正建立起來,最大限度地轉化為集團和各個子公司的優勢和效益。

  [采訪者語——尋找事業的感覺]

  李松是有些書生義氣的,或者這本來就是他個性中的一面。
  在交談當中,我曾問他:如果讓你由著性子選,有當官和做企業兩個選擇,你會選哪個?
  他的回答是:這其實無關選擇,我本質上是一個隨遇而安的人。重要的是能找到一種做事業的感覺。
  或許,就是這“感覺”二字,讓他辭官下海;也正是出于一種對事業感覺的追求,讓他來到了華匯。
  “李總是一個非常敬業、思路開闊、勇于開拓、有著很強的凝聚力的人!睆娜A匯巖土員工的描述中,我們看到了李松工作著的另一面。
  我想,對李松而言,或許生活是根,事業是葉,當枝葉常青,生命力的感覺也就常青。
  我沒有問李松在華匯是否找到了做事業的感覺,但是,從他的言談舉止中,我想我已經找到了答案。


 

|主頁|董事長信箱|聯系我們| |
版權所有:浙江華匯建設集團
公司地址:浙江省紹興市中興北路339號
郵政編碼:312000
TEL:0575-8208000,8208005 FAX:0575-8208085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